阿弥陀经入门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上海佛协王春云副会长:怀念恩师王永平

编辑: 发布时间:2019-11-11 10:35:28 阅读次数:

王永平居士

\

图片回顾:上海佛教协会成立50周年纪念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王永平居士主持纪念大会

三月六日,农历惊蛰。天是那样闷热,热的让人烦心。

已经四个月了,恩师王永平躺在病榻,整整昏迷了四个月。我隔三差五地前去探望,每每看到他慈祥的面庞,心中总是酸楚万分,默默地祈祷菩萨:保佑恩师早日康复!

那天,专程从香港前来探望恩师的秦孟潇老居士夫妇到沪,我驱车接了秦老,又邀了尹波老居士和夏金华博士一行,到华山医院九楼的重危病房,探望恩师。八十多高龄的秦老,不顾年老体弱,缓步走到恩师病房前,轻生说:“王老,我来看您了!觉光大师听说您病了,十分挂念。他老人家让我专程前来看您,转达他的问候。我们都衷心地祝愿您早日康复!能像往常那样喝茶讲经,拜佛论道啊!” 恩师还是双目紧闭,无语以答。但是,我从他嘴角微微露出的一丝笑意中,仿佛感觉到他知道老朋友来了,微微的笑意是在感激觉光大师、秦老、尹老对自己的关心啊!

我眼眶盈满了泪水。恩师的现状让我担心!医生说:“王老的血压已经偏低,只有86 — 68。而且已有积水。”病房里虽有恒温空调,但我仍感到闷热难受。那是我在为恩师的病情而担忧啊!

噩耗传来

当晚,我送秦老夫妇回玉佛寺觉群楼休息。在回家的途中,手机骤然响起,我心里猛地收紧,似乎预感到某种不祥之兆。打开手机,王老儿子德峰带着悲痛的颤声告诉我:“爸爸在九点四十分走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德峰兄!我挂上手机,不由得潸然泪下。恩师往生西方了!这是我四个月来最不愿听到的一句话。我为失去恩师,更为上海佛教事业失去这么一位爱国爱教的老居士、为上海佛教事业失去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为上海佛教事业失去这么一位将毕生贡献给佛祖的老领导而失声痛哭!

我掉转车头,直奔医院。四个月来,我无数次乘上电梯去九楼探望恩师,唯有这次感到电梯太慢太慢,我是想越快赶到恩师身边越好;四个月来,我无数次抱着能看到恩师突然醒来的希望乘上电梯,唯有这次我是听到恩师已西行的噩耗走进电梯的。病房里,恩师静静地躺着,治疗时插在他身上的各种管子已经拔去,德峰哥在一旁垂泪。我和他相对无言。市民宗委曹斌副主任、沈国强处长、王文兴副处长,市国保局朱巨伟处长、陈文俊同志等相继赶来。领导们安慰了德峰兄,并商量了有关善后,决定由文兴代表市民宗委、文俊代表市国保局、我代表市佛协和德峰兄、丁明、张国铭、陈祥进七人一起为王老守灵。

渊博学识

在龙华寺派来的四位法师的诵经助念声中,我凝视着仿佛安祥熟睡的恩师,二十多年的往事不禁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进入佛协工作的。当时,王老任办公室主任,我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初到佛协,我工作中显得有些拘束。王老见了,总是和颜悦色地鼓励我:“别怕!我们是为弘扬佛法在工作,大胆一点。”那时,正是佛教百业待兴的时期,事务性的事情特别多,既要和政府部门协调关系,又要帮助寺院落实宗教政策,解决各种困难。工作头绪之多,正可谓“日理万机”。但不管多忙,王老总是应付自如,协助真禅法师、明旸法师做好佛协的工作,而且总是满脸笑容,热情地为大家解决困难和问题。大家都十分尊敬王老,亲热地称他:“王师傅”。

王老早年出家,在佛学院读书,受到大德高僧的栽培,他凭着自己的智慧,刻苦研读佛经,对佛学有很深的造诣。平时,他将深厚的佛学知识运用到日常工作中,由他经办的许多活动,都受到佛教界和广大信众的赞誉。记得1987年,他组织100多位法师到美国去举办《水陆空大法会》。那是我国佛教界首次到海外办法会,能否成功,事关国家的声誉,事关中国佛教界的声誉。王老从计划、组织、出行等各方面,都作了精心的筹划和安排,使法会取得了圆满的成功。美国政府对此作出了很高的评价,称其为中美文化宗教交流史上的典范,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王老回沪后,我们都感谢他为中国佛教事业作了贡献,而王老淡淡地一笑道:“应该感谢佛菩萨,是佛菩萨护佑我们。今后要在工作中多报佛恩!”

王老对佛学有渊博的知识,只要是为佛教事业,他都是尽心尽力地去做,一丝不苟地去做,尽善尽美地去做。记得香港天坛大佛建造时,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朴老呼吁各地佛教界大力支持,王老响应朴老的号召,一次次和香港佛教界的觉光法师、永惺法师、宏勋法师等诸山长老一起,研究论证,修改方案,提出设想,贡献智慧,使建成后的香港天坛大佛为世界佛教界所赞扬。

崇高人格

“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在长达二十多年和王老的共事中,恩师言传身教,教我学会为人品格;恩师循循善诱,带我学习佛学知识。王老是上海佛教界的元老和功臣,但他从不倚老卖老,更不居功自傲,一生都是兢兢业业、谦虚谨慎地为佛教事业而操劳、工作。

王老尊重法师,他善于协调各方面的关系,在他担任秘书长期间,处处维护佛教的合法权益,落实政策收回的宗教房产达5万平方米之多,得到中国佛协的好评。玉佛寺方丈觉醒法师担任上海佛协会长后,王老为上海佛教事业后继有人而万分高兴,他一次次说:“觉醒法师为人厚道慈悲善良,具菩提心,有大智慧,是我们的好会长!”

王老爱国爱教,他发自内心热爱共产党,凡是党和政府要求的,他都尽力去做,并且用自己的渊博学识向海外宣传我们的宗教政策。他向星云法师等台湾一些著名的法师宣传党和政府的宗教政策,反对台独;他向美国宣化度轮长老宣传我国的改革开放,使他们消除误会,促进中美佛教界的交往。

王老关心他人,平时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公事、是私事,只要碰到困难,都喜欢找王老帮忙,而王老从不推辞,总是热心帮助。有一次,两位同名同姓的张德宝居士以中国化的方法,编写了佛祖画传一书,想请王老题写书名和写一篇序言。我把书稿的大样送给王老,并转达了两位居士的心愿。王老二话不说,欣然命笔,不仅题了书名,还写了序言,他在序言中热情地鼓励道:这部画传,以中国人的形象,重现佛陀转大法轮的一生。在当代社会生活节奏紧张的情况下,有这部好书,它形象、生动、亲切地把我们引导跟随佛陀。闻法,学习正知正见;修持,消除业障烦恼。这是对弘法事业的大贡献,大功德。

王老善解人意,他在担任上海佛协会领导期间,面对各种困难和问题,他都处处为别人着想,然后耐心细致地做工作,与王老交往过的人,无不为他善解人意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尤为惊奇的是,在3月7日凌晨4点,我和德峰兄、文兴、文俊等为王老遗体沐浴更衣时,王老已往生6个小时,身体胸部及后背还很温暖。然而,由于体内积水,换衣不便。我轻声说:“王老,我们为您更衣,请您放松点,衣服穿好后,您就可以安息了。”王老好像听见了,就如他生前那样善解人意。我话音刚落,王老手臂关节顿时松懈,让我们顺利地为他穿上干净的衣服。恩师一生善解人意,既便在他往生之时,仍是那样一以贯之,不给我们添麻烦,只给我们增方便!

人生无常。恩师这样的大好人、大善人,应该也可以活得更长久些。不料却过早地离我们而往生西方了。比恩师年长的尹波老痛惜地说:“他是为佛教事业累病的啊!”身体好的时候,他不分白天和黑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天天在庙里,一心为佛教。身体有病时,他还是不顾年老和疾病,仍然为佛教事业而奔忙操劳。2005年1月,他被查出患有直肠肿瘤,手术后,本应长期休息、调养,但他刚有好转,便又投入了工作。大家劝他要注意休息,保重身体,而他却笑笑说:“没事。我只要能动,就要为佛教事业多做点工作。”但是,岁月不饶人。术后他屡屡感冒发烧,每次都吃点药敷衍过去。10月中旬,市有关部门领导要去厦门考察,王老又自告奋勇地陪同前往。不料返沪之后,他突发高烧,虽经医生治疗,仍不见好转。11月7日住进医院。万万不曾想到,那针“菲那根”,竟使王老陷入昏迷,就此没能醒来;万万不曾想到,那针“菲那根”,竟让王老离别尘世,就此驾鹤西行;万万不曾想到啊,那针“菲那根”,竟将恩师与我阴阳相隔,就此分离!

3月6日,我陪秦老一行探望过恩师后,秦老还一再问我的两位好友,能不能将高人请来,为王老治病。当晚,我们打通了远在山里谙熟医道的德贵禅师的电话,恳请他能下山来沪,为王老治病。德贵禅师十分热心,他仔细询问了王老发病情况及时间,我如实相告。德贵禅师听后叹息道:“可惜了!如果早点告诉我,也许能治。让我想想,待我备好药,一定尽快去上海!”不料,和德贵禅师通完电话一个小时,恩师就离我而去了。

恩师啊,您肉身虽离去,但爱国爱教的精神财富却永远留给了我们,我们将继承您的遗志,立志为佛教事业勤奋工作!

恩师啊,您尘缘虽了却,但高尚人格的思想财富却永远留给了我们,我们将光大您的宏愿,发誓为佛教事业贡献毕生!

祈愿我的恩师——王永平老居士不舍有情,乘愿再来!

对联

龙华寺终身顾问,梵觉七宝,莲花坛下是佛祖信徒

居士林尊称师傅,禅悦十方,绀宇座上乃吾辈恩师

注:

1、王老生前长年在龙华寺工作,为龙华寺终身顾问、上海佛教居士林林长,为复建七宝呕心沥血,做了大量工作。王老生前还担任上海十方公司董事长。

2、禅悦:《华严经·净行品》:“若饭食时,当愿众生,禅悦为食,法喜充满。”

3、绀宇:《益州德阳县善寂寺碑》:“朱轩夕朗,似游明月之宫。绀宇晨融,若对流霞之阙。”

上海市佛教协会 王春云

\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

·

编辑:乐平

本文链接:上海佛协王春云副会长:怀念恩师王永平

上一篇:临终往生不可以侥幸

下一篇:不自量力的狼